不要碰我

原作:keelover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31343

配对:史蒂夫·罗杰斯/托尼·史塔克

分级:NC-17

背景宇宙:地球616

简介:

为Cap-Ironman Bingo所填的性爱花粉文。


在寻找出路的时候史蒂夫并没有惊慌,封闭空间真是太常见以至于都快让人觉得无聊了。真正让他觉得担心的部分,除去他复仇者同伴的大喊,是通过这狭小囚室中的两个通风口散布进来的花粉。史蒂夫屏住呼吸,尽可能长时间的抗拒身体需氧的本能。谁知道毁灭博士会他们特制些什么?不仅如此,想到吸入这些花粉可能造成的后果他就觉得心烦意乱。

史蒂夫终于撑不住了,在呼吸的同时尽力让自己少吸入些花粉,但那不再有关系了,它已经开始在他的体内发挥作用。史蒂夫能够听见它们,他能够听见它们的哀泣和低语。鹰眼、蜘蛛女,还有玛利亚。他知道他有着人类能够获得的,最强大的、最具适应能力的免疫系统,但他依然感到了那些花粉正在渐渐地控制他。史蒂夫能够感觉到他的皮肤正在发痒、刺痛,他几乎是匍匐着在寻找出路。

那些花粉黏糊糊的,紧紧粘在他的制服和他暴露在外的小块面部皮肤上。史蒂夫试着抹掉它,却只成功地让它渗入更深。花粉那恶心的黄色沾污了他的手套和脸。斯蒂夫知道他永远也不能弄掉它,愤怒地向墙壁击出一拳,但这一点帮助也没有。史蒂夫能够听见其他人,他能够听见他们的声音逐渐变得更响,他能想象出他们的痛苦。

他觉得痛苦,慌乱如一只困兽。他需要出去;他需要自由。心率上升,史蒂夫试着让自己回复理性、专注和平静,而他的身体却被一整强烈的热意冲刷着。性欲猛地击中了他,如同击打在腹部的一拳,几乎让他跪在了地上。史蒂夫确定自己要死了,由内而外的热力灼烧着他——直到其中的一面墙崩塌在他面前。

托尼穿着他那华丽的闪着金光的装甲如史蒂夫希望的那样出现了。随着托尼离他越来越近,史蒂夫的呼吸变得更困难了一些,心脏几乎要跳出胸膛。“你还好吗?”他问道,而史蒂夫突然急切地想把他扑倒在地,他抑制住了这种冲动,可自制力却不断流失着。

“有什么东西,空气里有什么东西…通风管,”史蒂夫嘶哑地说,在他试图用困住他的栏杆平衡自己的时候说话变得更加困难。

“幻视,暴风女,保护者!你们找到其他人了吗?”托尼问,坚定地朝着似乎想要躲开他的史蒂夫靠近。

“是的,确认所有人都在这,但他们看上去不太好,”暴风女回答,声音从远处的某个方向传来。

“尽快带他们回庄园,”他下令。“我们下次再对付毁灭博士。”

托尼向史蒂夫伸出了手,史蒂夫紧紧地缠住了他。有什么不对劲了,史蒂夫不能停止抚摸他,感受他装甲的轮廓,就算他们在夜空中垂直下落时也一样。史蒂夫需要尽他所能的立即远离托尼。当史蒂夫的手指移到托尼的面板的上方,他想象着它滑开,露出托尼英俊的脸庞任他亲吻。史蒂夫绝望地想要感受另一具身体的热度,但更重要的是,他想要托尼的身体。

当他们到达庄园,托尼放开了史蒂夫,却只见他痛苦地倒下了。史蒂夫的右手紧握在腹部,同时举起左手作为警告不让托尼再靠近他。“史蒂夫,”托尼喊道,面板升了起来,担忧刻在他的脸上。史蒂夫不能呼吸了。

“史蒂夫。”

“别。靠。进。我。”史蒂夫警告,拳头猛击在地上。

“托尼,小心。”暴风女警告说。“他们都被感染了。”

“被感染?被什么感染?”托尼问,声音微微地提高了。史蒂夫能听见他们,他能听见他们交谈,却不敢看着他们。如果他不看,他就不会想去触碰,而如果他不去触碰,他就能独自一人煎熬着。

“那是些外来的花粉,能够降低抑制,并且增强某些特定的…欲望,”诺-瓦解释道,新加入的声音刺激着史蒂夫越过他的极限。“他的症状比其他两位人类,以及蜘蛛女好了很多,”他说。“花粉在他们的体内循环地更快。”

“还是别提我和玛利亚的回程了。”暴风女说,史蒂夫身体的灼热变得更剧烈了。

“我们该怎么做?”托尼问,史蒂夫跪倒在了地上。托尼的声音缠绕依附着他的肌肤,一路折磨着他的每一根神经,一并诱发着快感与痛苦。

“隔离,”诺-瓦简单地陈述道。

“直到我们找出逆转这些作用的方法。”暴风女补充道。

“如果这真的有可能的话,”托尼打断了她,指着看上去随时都会倒地而死了的史蒂夫。“一定有什么我们能做的。”

“隔离,给他们足够的水。”诺-瓦说,声音坚决而果断。

史蒂夫,一路挣扎着,被移进了庄园里某个能够承受住他的力量而不被破门而出的安全房间里。门关上了,史蒂夫用尽全力撞了上去,绝望地想要触碰,但依然足够清醒地意识到他不该这么做。他觉得过热,就像他的心脏就要爆炸了一样。他摆脱了他的制服,脱到只剩下短裤。他手指下自己皮肤的触感只让事情变得比原来更糟了十倍,但他确信自己不是个动物;他能够控制住这个,即使它会夺去他的生命。史蒂夫暗自祈祷着当这种急切变得实在太过强烈的时候他依然能记住这点。

“我们得为他们再做些什么,”托尼争辩道。“看在上帝的份上,杰西卡正趴在天花板上!”

“好好想想,托尼,诺-瓦正在尽力缓解他们的症状。”幻视冷静地说。“你要去哪?”

“给他拿点水,在这我都能听到他喘气了,”托尼的回答正印证了幻视的不满,而史蒂夫感到胃部揪紧了的同时血液也开始在血管里沸腾起来。

在托尼打开门之前,史蒂夫就在那,把全身的重量稳稳地依靠在哪篇冰冷的金属上。“别进来,托尼,”他警告,眼睛轻轻地闭着,自制力激烈地斗争。

“别傻了,史蒂夫。”他回答。

“托尼,我是认真的。”

“好吧。就把门开一点儿我好把瓶子丢进来。”

史蒂夫应该预料到的,他的确预料到了,可他依然屈服了。他打开了门,托尼挤了进来,双手扶着史蒂夫脸的两侧,看着他的眼睛。在被猛地撞向对面的墙之前,托尼发现它们充了血。史蒂夫的手指在他的喉咙周围收紧了,将他的头微微向上抬,同时用另一只手撕开了他的衬衫。

“托尼,我停不下来。”

“我知道,”他说,手顺着史蒂夫赤裸的手臂向上滑动,停在他的肩上。

“托尼,求你了。我不想伤害你。”当托尼凝神注视着他的时候史蒂夫恳求道。

“你当然不想,史蒂夫。总是做正确的事,即使那正折磨你至死,”托尼说着,手指沿着史蒂夫的下颚轮廓游移。

“托尼…”

“我想要这个。告诉我在正常情况下你不想要我,我现在就会冲出那扇门。”他说,而史蒂夫因为痛苦和欲望呻吟起来。

“不。不,”史蒂夫喘息着,试图控制住自己的手。

“好吧,”托尼回答,他朝着门走去,却被摔倒在地。“幻——!”托尼的话消失在一个浓烈的吻里。一具坚实的身体把他按在了地上。

“是的,”史蒂夫贴着托尼的嘴唇耳语,

评论 ( 2 )
热度 ( 12 )
  1. 灰尘平成風俗 转载了此文字  到 Irone
  2. Nyota平成風俗 转载了此文字  到 ┬┴┬┴┤・ω・)ノ├┬┴┬┴

© 平成風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