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Steve想,“天啊,我爱你Tony”但是什么都没说

原作:dorcas_gustine

原文地址:http://dorcas-gustine.livejournal.com/96355.html#cutid2

配对:Steve/Tony

分级:PG-13

A/N: These are intended as a chronologicalsuccession of small scenes. Spoilers for Red Zone, Civil War, Iron Man #21-25and Thor #11. 

Implied SLASH, Steve/Tony, PG-13 forswearing.

 

1)

  

Steve走进了房间。Tony正穿着睡衣伏在桌前浏览文件,唯一的一盏台灯在墙上和他的脸上投射出长长的阴影。他的脸色几乎要和他脸颊上的绷带一样苍白了。

 

Tony没有抬头,但他显然已经听见他走进房间了。Steve倚着的拐杖可不是为秘密活动而设计的。Steve走到他的书桌前站住,什么都没说。他默默研究着他的表情,Tony看上去很累。然后他的视线转向了他右手上的绷带。

 

<i>Tony本可能会死。</i>

 

这个想法萦绕在他脑子里有好几个小时了。起先那是<i>Tony快死了</i>,在早些时候,他把Tony环在他臂弯里,他的身体虚软而呼吸随着时间流逝愈发衰弱。之后当他们拿到了抗体而Tony开始恢复,Steve发现自己再难以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

 

过了一会儿,Tony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文件。

 

“我不能让你死,Steve,”他终于说道,抬头直视Steve的双眼。

 

“于是你决定用自己的生命去冒险,”Steve反驳。“而你并不能保证那样我们就一定能挺过来。”

 

Tony垂下头,他的额头几乎触到交叠在桌上的双手。“我<i>试过</i>,”他说,声音低沉却坚定。他再次对上了Steve的凝视。“而且我合乎逻辑地确信一旦你重新开始呼吸,你那超级士兵的治愈能力就能启动并足以维持你活着,给黑豹时间去拿到抗体。”

 

Steve久久地看着他的脸,他疲惫的眼睛,脸上的创可贴,突然注意到它们是合上的,他的嘴唇。是Tony的嘴唇把气息呼进他的嘴里,自愿地将<i>他自己的生命</i>献给他。

 

“你可能会死的,Tony。”

 

“我没有。而且就算那真的发生了,也是值得的。”Tony回答,眼睛和声音都是那么坚定。那正是Steve一直所害怕的。“你太重要了。”

 

“那—生命就是生命,Tony。我不想你为我而死。”

 

“好吧,但我很乐意。”Tony说。“这样看来我们似乎是陷入僵局了。”

 

这给了Steve一种可怕的感觉。这个男人、他的朋友,会为了他作出任何事,不惜一切代价。不惜一切后果。这种事曾经发生过,而Steve怀疑这还会再发生。他也许也正掌握着Tony的生命,但他连想都不敢往下想。

 

“天啊,Tony我—”他起了个头,却又在他正要说出什么不恰当的话之前停了下来。“你难道不明白吗?我不能让你为了我去死!”

 

“但我也不能让你死!” Tony猛地从他的椅子里站起身,拳头重重地击在桌面上。台灯随即晃了晃,他们周围地影子摇曳着。“我—”他开了个头,然后眨了眨眼,停下了。

 

“你什么?”Steve催促,但Tony什么也没说。“你什么,Tony?”他重复道,因为他想他也许知道Tony原本要说的是什么。那和他没能说出来的话是一样的。

 

<i>说出来,Tony</i>,Steve想,就像Tony真的能听见似的。<i>说出来。我们中</i>必须<i>有一个人说出来。</i>

 

“我只是…不能,”Tony最后轻声说。“如果你—这简直难以想象,我不能忍受这个。”

 

Steve盯着他。“然后你觉得<i>我</i>就能?”说出来的那刻他就为自己的口气后悔了。那是听上去像是指责而Steve不想让Tony觉得他的牺牲没有得到感激。这代价本可能过于高昂,但他很高兴他能活下来。他很高兴他们都是。

 

“你当然能,”Tony最终说,把文件收拢。“你比我坚强。”

 

那感觉上就像是他真的在现实中撞了他一下。Steve完全说不出话来反驳。

 

“我必须去和黑豹谈谈我们的资源共享了,”Tony说,随即离开了。

 

他并不比Tony坚强。因为他合乎逻辑地确信Tony之前几乎是要说出那些词了。它们在他的唇上震颤,直到在变成一个确切的形状之前才退却。

 

所以Steve说出了它们。“上帝啊,”他小声说。但现在房间里没有其他人了,而这些词又是那么的珍贵,不能被浪费在没有人能听见的时候。<i>我爱你,Tony。</i>

 

 

 

2)

 

 

之前,当他们在复仇者庄园对峙,他每击出或挨上一拳,每闪避一次,内心的某处都在尖叫着。朝着他,朝着Tony,想让那操纵着他们的疯狂停下。但他压抑了它,因为Bill—Bill<i>死了</i>,被 Tony帮着制造的那个该死的科学怪胎杀死了。

 

终于他把Tony击倒在地上,压制着他,赢了这场战斗。但那场胜利更像是一次失败。Tony做了可怕的事,Tony请求了他的帮助,而有史以来的第一次,他发现自己没法原谅他。那纠缠着他,让他怒不可遏,在Tony脱下了装甲几乎是无力地躺在他身下的那一刻,他想要杀了他。真的<i>杀了</i>他。

 

而Tony知道。

 

现在他站在Tony上方,举起盾牌准备给以<i>致命一击</i>,又一次的觉得自己是个失败的赢家,又一次的想要杀了他。在这一刻,他突然后悔没给Tony一个机会。他做了可怕的事,但Steve也是,而Tony曾愿意谈谈,试着去解决它们。

 

<i>上帝啊,我爱过你,</i>当Steve把Tony按在复仇者庄园的地面上时他那样想着。<i>我爱着你而你却背叛了我。</i>

 

现在他又想起了那些话,但为时已晚。他应该早点说出它们的。它们本可能还有些意义。

 

 

 

3)

 

 

Tony看见了他,却显得不很震惊。

 

“有意思,”他哼了一声,“你看上去像个绝地武士。”

 

Steve瞪着他。Tony穿着他的装甲,不过至少把面罩升了上去。他的外表变得<i>苍老</i>,在一年之间仿佛老了十岁。他至少有一周没刮胡子了,而且眼神呆滞游离。他看上去像是喝醉了,但对于一个不清醒的人来说他的声音是太疲惫,太粗哑了。

 

“Tony,”Steve柔声说。“你应该好好照顾自己。”

 

“好像我该死的在意,”Tony对自己嘟哝着,然后又抬起了眼睛,“那么,有什么要告诉我的?”

 

Steve皱起了眉。“我不明白。”

 

“你才是那个幻觉,”Tony说。“别来问<i>我</i>。我该知道些什么?”

 

<i>幻觉?</i>

 

“Tony,我不—”Steve起了个头。“你应该去睡觉。你应该休息一会。”

 

“好像我真能似的。”Tony发出了一声怪异,干涩的轻笑。那听上去几乎像是呜咽。“而且我早就已经知道那个了。所有人都不停地告诉我。”

 

“那么也许你就应该这么做。”

 

Tony盯着他看了一会。“我希望—”他伤感地说,又突然打断了自己的话。“我知道你不是他,但是我想你Steve。我那么想你。我—”他结结巴巴地说,“我爱你,你知道的。我—那么多,Steve。<i>那么多。</i>”

 

然后Tony离开了。他离开了灯光熄灭了Steve站在那里而那些话再一次的来得太迟了。

 

现在Steve理解了Tony之前说的。<i>我不能忍受这个,</i>他说过。那听起来像是Tony的夸张但现在却不祥地在他记忆里回响着。

 

“上帝啊,”他轻声说。既视感,<i>我爱你,Tony你也爱我而现在我是个鬼魂</i>。

 

<i>那</i>可真他妈公平。

 

 

 

4)<b>BONUS!还有一次他大声地说了出来。</b>

 

 

钢铁侠的装甲解开了,一片片落在地上,而当Tony跌跌撞撞地走到他面前时他几乎是全裸的,身上只穿着装甲下那件金色的紧身衣。

 

“怎—怎么可能?”Tony轻声问,他向前伸出双手,又刚好在触到他的肩膀前停住了,就像他害怕那里什么都没有一样。“Steve,怎么…?”

 

Steve微笑着握住他的手腕,向前拉他的双手让它们碰到他。

 

“我也爱你,你知道。”他说,脸上依然挂着微笑。



评论
热度 ( 12 )
  1. Nyota平成風俗 转载了此文字  到 ┬┴┬┴┤・ω・)ノ├┬┴┬┴

© 平成風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