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兽

原作:Kijikun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86464/chapters/457227

配对:Steve/Tony

分级:PG

Summary: Once upon a time, in a tale muchlike the ones you've heard before, there was a merchant, named Joseph. The widowerhad three sons, all with hair of gold.

A/N: For the capironman Fairy Talechallenge. I took the more traditional telling of Beauty and the Beast (the heyI know you just met me and I'm keeping you prisoner but marry me? one), added adash of steampunk, and gave Steve two brothers.

 

    第一章

 

  

 

  很久很久以前,就像你们在很多故事里听过的那样,有一个商人,名叫约瑟夫。这个鳏夫有三个儿子,都有着像金子般美丽的头发。

 

  他的大儿子有一对像煤炭那样黑的眼睛。提比留斯用齿轮和蒸汽机敲敲打打,制作成做成可以展示雕刻在玻璃上的奇妙图片的盒子,那些玻璃上的图片是那么栩栩如生,好像下一秒就会动起来似的。

 

  他的小儿子有一对像海洋那样蓝的眼睛。克林特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能用十字弓、或是他那奇异的蒸汽步枪射中任何目标。

 

  但他那有着一对像天空那样明亮眼睛的二儿子,虽然身材匀称健壮,比他哥哥更善于学习,却从没显示出军人般的勇猛和对于技术知识的渴求。

 

  比起武器或是齿轮,史蒂夫更喜欢铅笔和画纸。在很大程度上,约瑟夫认可他,甚至鼓励他,常常给他的儿子带来心情有趣的小玩意儿...从发条玩具到珍稀的花朵。而他的儿子也喜欢画父亲从旅行中带来的物件,就像他母亲莎拉曾经那样。在他外出的时候,史蒂夫会操持家务,照顾他的弟弟,同时无视他哥哥对他的戏弄。

 

  一家人就这样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直到有一天,满载着新货物的船队失踪了。失去了这些货物,约瑟夫和他的合伙人无力兑现他们投入工程的大把钞票;一家人从此变得一贫如洗,他们的仆人也都离开了。

 

  不再有零花钱去买最新的工具,不再有去军队服役的希望,也不再有绘画课程和用来写生的小礼物。

 

  提比留斯因为父亲没有用更快更安全的蒸汽货轮而斥责他。还不满17岁的克林特试着用他的旧十字弓和步枪凑合,却常常为了自己修好它们而以眼泪和划破的手指告终。史蒂夫只是告诉他的父亲他不需要上课,他还可以透过窗画画屋外的东西。

 

  他会替克林特剔去手指上的木刺,把他的手包扎好,拿着坏了的部分去镇上的集市换些零件。然后他会以替提比留斯干些杂货作为交换,让哥哥修好它。

 

  家里仅剩的一点钱不是被约瑟夫花在饮酒上就是被提比留斯拿来享乐或是赌博了。

 

  所以,当史蒂夫把那张写着一艘货船被找到了的电报拿给他父亲看的时候,他们都高兴的不得了。

 

  约瑟夫狂喜地准备去港口迎接那艘船。在离开之前,他向每个儿子询问他们在城里想要的东西。

 

  “最时髦的衣服。”提比留斯告诉他的父亲。

 

  克林特毫不出人意料地请求道:“一把新的十字弓。”

 

  史蒂夫坚持他什么都不想要,但在父亲的追问下他说:“我想要一朵玫瑰。我一直想试着画一朵,但总是画不对。”

 

  ***

 

  约瑟夫的行程令人失望。消息是假的,他只能两手空空地踏上回家的路。

 

  在回家的路上刮起了暴风雪,他只能躲进一栋看似是被废弃了的庄园里。但没过多久他发现这庄园并没有被废弃。一个带着金属撞击声的嗓音回荡着,欢迎他的到来。他发现了温暖的炉火,热气腾腾的食物,和一张温暖干燥的床。

 

  第二天早晨他向那位不愿露面的主人道了谢。一切都安顿好了,约瑟夫离开了庄园,找到他的马。当他走到庄园的大门前时,一株在雪中盛开的白玫瑰让他停住了脚步。他想起史蒂夫的请求,决定至少要让一个孩子开心,于是摘下了那朵花。

 

  “这就是你对我的善意的报答吗?”这声音就像是从提比留斯某次向他展示过的金属传音管里发出的一样。

 

  沉重的铁门在约瑟夫面前轰然关上,马匹惊慌地立起身来,把他摔在了地上。

 

  “偷我的东西?”随着金属彼此碰撞和连接处嘎吱作响的声音,一个似乎全身都是由金属做成的生物走近了。

 

  约瑟夫尖叫着被一只金属的大手抓了起来,拖进了庄园。

 

  ***

 

  “史蒂夫该你去。父亲落到现在这个境地都是你的错。”提比留斯哼哼。

 

  约瑟夫摇了摇头。“不,不管我像那个钢铁怪物承诺了什么,我是不会让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去的。”

 

  史蒂夫微笑着,轻拍父亲的手。“你答应了他,父亲,而我会遵守你的诺言。无论如何,比起我,这个家里更需要你。至少这样还能剩下在我身上的开销。”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提比留斯说。“说不定那铁兽不会杀你——你可以向他展示你能把苹果画的多好。”

 

  史蒂夫咬了咬牙,无视哥哥的嘲笑。“我会去收拾东西,今晚就走。”

 

  约瑟夫拍了拍史蒂夫的脸颊。“你可真像你母亲,”他叹息道。“是不是无论我做什么都不能让你改变心意了?”

 

  “是的,父亲。”史蒂夫坚决地说,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他的小弟弟跑进他的房间猛地抱住了史蒂夫。“你不能走!”他哭着说。

 

  “克林特。”史蒂夫叹了口气,轻拍着他的背。

 

  “不行!那东西会吃掉你,或者做什么可怕的事情。我知道它会的。让我和你一起去吧我能杀了它!”

 

  “昨天你刚弄坏了你的步枪。”史蒂夫摇了摇头,把弟弟拉离自己的怀抱。“克林特,我需要你呆在这儿照顾家务直到我回来。你能做到吗?”

 

  克林特双手抱胸。“你不会回来了。”

 

  史蒂夫从他正要打包的画板和仅剩的铅笔前转过身来,双手放在克林特肩上。“我保证会在圣诞节回家。”

 

  “那还有好几个月,几乎还有一年!”克林特抗议。

 

  最后史蒂夫只能趁父亲和弟弟睡着之后偷偷溜出家门。提比留斯,也许是因为某种古怪的兄弟般的负罪感,或者只是因为不想错过最后一个嘲笑他的机会,陪着他走到了森林的边缘。

 

  “别担心,兄弟!”提比留斯在他身后喊道,“如果你扇动一下你的长睫毛,它还会把你错认成它的新娘呢!”

 

  史蒂夫重重地叹了口气,把包裹背在肩上走进了森林,向着庄园走去。

 

  ***

 

  史蒂夫看着面前那个巨大的金属怪兽。它看上去就像是用金属碎片拼凑在一起的,穿着像人那样的衣服,跟他父亲所形容的一摸一样。“我是来这交换我父亲的。”

 

  铁兽发出一阵隆隆的声音低头看他。“当你的父亲说他是为他的第二个孩子偷玫瑰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个女儿。而不是一个半大的男孩儿。你要玫瑰干什么?”

 

  “我想要画一朵,”史蒂夫轻声说。“我父亲并不想做坏事。这都是因为我自私的请求。”

 

  铁兽发出了一阵金属碰撞声,史蒂夫因为那声音和室外的寒冷颤抖了一下。又开始下雪了。“我们约定好的。你父亲遵守了他的诺言——他送来了他的二儿子。我想那我也必须遵守我的了。”它粗声粗气地说。

 

  那只金属生物开始动了,史蒂夫瑟缩了一下。他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来临,但什么也没有发生。当他睁开眼,铁兽站在门边留出了可以供一人进出的通道。“先生,铁兽?”

 

  “你想被留在外面冻死吗?”它问道。

 

  “不!不,我不想。”史蒂夫忙说。他的手指在薄薄的手套之下已经冻僵了。

 

  “那么就进来,在我决定把你丢在外面之前!”话语在铁兽身体里轰鸣着。

 

  史蒂夫急忙从那只钢铁怪物身边跑过,走进阴暗的庄园内。

 

  ***

 

  铁兽带领着他沿着庄园里的旋梯拾级而上,走进了一间比他家里的任何屋子都要大的房间。这和他之前对他命运的想象——迅速袭来的死亡和冰冷地牢里的囚室完全不一样。

 

  “这是你的房间。”那个生物告诉他。

 

  现在史蒂夫可以从更近的距离观察铁兽的衣着,发现它们看上去似乎曾经也非常华美而时髦,但现在只是为了遮盖住铁兽的身体而被勉强拼凑在一起。“谢谢你,先生。”

 

  “晚餐会在七点准时开始。别迟到。”铁兽停下了离开的脚步,它的关节嘎吱作响。它缓慢地抬起胳膊,史蒂夫能听见蒸汽排出的声音。“衣服都在衣柜里,”他说。“你穿应该够合身了。晚餐前记得换衣服。”

 

  史蒂夫只能看着他的主人和看守踏着迟钝地步伐离去。他走进房间把他的包放在床上环视四周。房间里至少有三个钟在滴答作响。“至少,”史蒂夫对雕刻在床柱上的龙说,“我不会错过晚餐。但我在奇怪是谁给他们上的发条。那只怪兽肯定不行。”

 

  龙没有回答。

 

  ***

 

  史蒂夫在庄园的第一次晚餐让人困惑。

 

  他在衣柜里找出一套剪裁精良的衣服,尽管它已经过时了很多年了。但比起他哥哥喜欢的紧身衣裤和愚蠢的鞋子,他仍旧更喜欢旧时的样式。

 

  虽然他在七点整准时到达了餐桌旁,铁兽却不知所终。反而,在他坐下之后一会儿,一位用青铜打制成的,看上去温柔美丽的姑娘端着盛着食物的托盘走进了反击。随着她越走越近,他都能听清齿轮转动和轻柔的滴答声。

 

  “晚上好,”她问候道,把食物在餐桌上放好。“老爷很遗憾他赶不上晚餐了。他吩咐你好好享用。”她的头发看上去像是细铜线做成的,他曾经在他哥哥的工作室见过过。她的眼睛是绿色的玻璃,而她的衣服似乎是她身体的一部分。

 

  食物看上去很美味,而史蒂夫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谢谢你,”他告诉她。“我叫史蒂夫。我该怎么称呼你?”

 

  姑娘发出了一阵金属碰撞似的清脆笑声。“你可以叫我小辣椒。”她朝着门边看了一眼。“我很高兴你遵守了你父亲的诺言,我之前还很确定没人会来呢。庄园里能有个有血有肉的人对他有好处。”

 

  “是我父亲遵守了承诺,”他告诉她。“这里并不算糟,而且我肯定我能找到些东西来画打发时间。”

 

  她给了他一个微笑。“也许将来你能画画我?我已经很久没见过自己的样子了。”

 

  在史蒂夫能开口说什么之前——而他是真的很想再问些什么——一阵尖锐而急促的铃声响了起来。

 

  她又向他微笑了一下。“我必须得走了。我们会再见的。早餐在七点整。”

 

  史蒂夫一个人吃完了晚餐,思索着他今天所遇见的事。

 

  ***

 

  接下来的几天,史蒂夫都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只有在早餐和晚餐的时候才离开一会。他潜心作画,试着假装他并没有躲起来。他当然没有。他只是不确定除了用餐他是否被允许离开房间。他的主人仍然没有露面。他开始期待每天早晨和晚上和小辣椒的谈话了。铁兽一次都没有出现过。

 

  第四天早晨,史蒂夫在七点整到达了餐厅,而又一次的,没有见到主人的身影。

 

  “他在工作室呆到凌晨,”当他问起铁兽的状况时小辣椒解释道。“他向你致以他的歉意,不过他正在忙着一个新项目。他还叫你不必总是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在这你不是个囚犯。”

 

  史蒂夫并不同意,但他不想让这个发条姑娘难过。

 

  当她听说史蒂夫打算在庄园里四处走走的时候她鼓励他去图书馆和花园看看。“但别去地窖和庄园的西翼,”她警告他。“如果你这么做,老爷会非常生气的。”

 

  她看上去非常担忧,史蒂夫向她保证他是绝不会冒险走进这两个地方的。

 

  他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探索花园和庄园里的空房间。他不能想象为什么有人拥有这么多房间,却让它们都空着。

 

  日落时分,一阵噼啪声穿过整座房子,夜里绚丽的灯光又慢慢亮起来了。

 

  在二楼东边的尽头,史蒂夫有了惊喜的发现。房间里落满了灰尘,显然已经有好几年没人来过了,但在巨大的玻璃窗边放着一个画架。一块画布架在墙边,正等待着被涂上颜料。史蒂夫本想再去别的地方看看但某只无处不在的钟提醒了他此时离时间晚餐只有十五分钟了。

 

  他急忙回房间换了衣服赶到餐厅,险些迟到。

 

  令他惊讶的是他的主人正坐在餐桌的另一头。“晚上好,你喜欢我的房子吗?”

 

  史蒂夫努力掩藏住他的厌烦之情。他希望能跟小辣椒说说他的发现。她很喜欢他给她画的那些素描,而有了一个好的画架他就能像她之前说起过的那样给她画油画了。“是的,先生。谢谢你能允许我四处看看。”

 

  铁兽点了点头,看上去却更像是个鞠躬。史蒂夫意识到他的头部能移动的范围很小。这只怪兽的身体和小辣椒精致美丽的青铜之躯比起来粗糙而丑陋。

 

  小辣椒端着盛食物的托盘走进了房间,先给铁兽上了菜,然后走向了史蒂夫。

 

  “有什么特别喜欢的吗?”铁兽问。

 

  小辣椒给了史蒂夫一个小小的微笑,而史蒂夫这才意识到这怪物是想表现出些友善。

 

  “嗯——是的。我在晚餐前发现了一个曾经是个画室的房间。”他在咬下一口食物之前说。饭菜就像平时那样美味,不过他真的很难控制住自己不去盯着铁兽叉子上的食物消失在他口部的槽里。

 

  “你是个艺术家?”那金属质感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惊讶。难道他忘记史蒂夫的父亲摘下玫瑰的原因了么?或者这样的细节对他来说并不重要?

 

  史蒂夫点了点头。“我不会自称为艺术家,不过我的确喜欢画画。”

 

  “那么就请尽情使用那个房间吧。”铁兽告诉他。“也许等你安顿下来之后你能给我看看你的作品。”

 

  “就算是我最好的画也无法和你挂在墙上那些相提并论。”史蒂夫不情愿地说。

 

  那个怪物发出了一声近乎大笑的声音。“我会自己判断的。现在,告诉我,你是喜欢油画?还是素描?”

 

  虽然并不情愿,史蒂夫还是被拉进了一场关于不同绘画技法的漫长讨论,惊讶的发现他的主人竟然如此的博学。有几个瞬间他几乎都忘记了和他交谈着的这个“人”事实上是一个由金属做成的怪物,并没有真正的脸——只是在该是眼睛和嘴的地方有着几条凹槽罢了。

 

  午夜的钟声敲响了,铁兽打断了他们的对话站起身来。“我想我们今晚说的够多了。我们可以下次再继续谈。”

 

  史蒂夫点了点头,也站了起来。“晚安,先生。”

 

  铁兽在门口停下了脚步。“你能来我的床上和我一起睡吗?”

 

  “不!”史蒂夫惊愕地大喊,他的震惊已经难以言表了。然后他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用双手捂住了嘴。

 

  铁兽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

 

  那一夜史蒂夫几乎没有睡着,害怕这他所可能面临的惩罚,就因为他拒绝了——铁兽所要求的究竟是什么啊?史蒂夫又不是个女孩儿而且那怪物是——用金属制成的,所以他不可能是那个意思——仅仅是想到这样的事就让他脸红。他之前只在圣诞节的槲寄生下和莎伦有过一个吻。而他和詹姆斯的亲吻根本就算不上——他们那个时候都只是孩子。

 

  而且铁兽不可能是需要他的体温。金属可感觉不到冷、热和疼痛。

 

  史蒂夫想起小辣椒那完美的金属形象,怀疑他的主人是不是某个被禁止的魔法技师宗派的一员。他们在多年求就被驱逐出王国,但也许他的主人曾是他们的一份子。也许他会把那些有血有肉的人引诱上他的床,把他们变成发条机器——

 

  但他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

 

  用早餐时他的主人没有出现...虽然这件事一点也不奇怪。

 

  “他在工作室里一直呆到凌晨,”当他问起的时候小辣椒这样告诉他。“他有时候工作得实在太努力了。”

 

  史蒂夫微微皱了皱眉。“小辣椒,我能问你一个有些私人的问题吗?”

 

  她点了点头,她那铜丝制成的头发随着她的动作而摇动着。“如果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的话。”

 

  “你曾经是人类吗?还是一直都是——”他犹豫着,不确定该用哪种方式描述她才礼貌。

 

  “齿轮和金属?”她带着悲伤的微笑补充道。“是的,我曾经是人类。安东尼勋爵用尽了一切办法让我活着,所以我想我不能因为我现在的样子而恨他了。”

 

  “安东尼勋爵是谁?”

 

  那尖锐的铃声响了。“我必须走了。对了,老爷吩咐我告诉你他会在今天造访你的画室。”

 

  ***

 

  吃完早餐后史蒂夫就向画室走去。他不想再反复思索安东尼勋爵可能是谁了。一定不会是铁兽,小辣椒只称呼他为“老爷”。史蒂夫沉浸在他的思绪中,过了很久他才发现房间已经变了个样。

 

  尘土已经被扫清了,画室看上去焕然一新。窗帘被拉了上去,木器都被打磨和清洁过了。壁橱正开着,里面装满了各种绘画的用具,从油画颜料到蜡笔一应俱全。

 

  史蒂夫都不知从何下手了。

 

  傍晚,他的主人又一次在餐桌旁等着他。即使他仍在为史蒂夫前一晚的拒绝而生气,他也什么都没有提起,只是询问新的画室是不是能满足他的需要。然后他又向史蒂夫问起了他的兄弟和他父亲所从事的职业。

 

  史蒂夫发现如果他在铁兽说话的时候盯着他看,而是假装自己在和一个正常人谈话的话这一切会容易得多,但金属般的声音却很难忽略。再一次的,在他意识到之前,午夜的钟声敲响了。

 

  就像前一夜那样,铁兽站起身向门边走去,然后问:“你能来我的床上和我一起睡吗?”

 

  史蒂夫不由自主的脸红了。“我感激你的热情,先生,但是不,我是不会和你一起睡的。”

 

  铁兽一言不发的离开了,只有关节处的嘎吱声和蒸汽机仍在作响。

 

  ***

 

  

 

  第二章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史蒂夫大多数时间都待在他的新画室里画画。小辣椒偶尔会来陪着他;她从不相信自己有他所描绘的这么美。他总是向她保证他非常可爱,而史蒂夫觉得如果她不是由齿轮和蒸汽机做成的,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的话,也不能比她如今的样子更美。当铁兽来拜访他的时候他也同意他的想法——但他不常来,而史蒂夫常常只能在晚餐时见到他的主人。

 

  史蒂夫和小辣椒之间有过许多有趣的对话,关于安东尼勋爵的那些细节逐渐让他开始猜测他是否就是制造出铁兽的人——如果那不是他本人的话。史蒂夫并不理解这些事,常常希望能和他的哥哥谈谈。提比留斯也许会知道更多关于魔法技师的事,以及一个人的血肉之躯是怎样变成金属的。这是小辣椒不会说起的事,而当她开口谈起的时候她脸上的悲伤让他不忍心再让她说下去。

 

  即使是在春天到来冰雪消融,让史蒂夫能走出庄园到花园里看看之前,史蒂夫就已经开始把铁兽看做是自己的朋友而不是个看守了。每天晚上他都期待着见到他——除了铁兽请求史蒂夫和他一起睡的那部分。

 

  当第一批花朵在春天温暖的空气中开放的时候,史蒂夫第一次因为拒绝了他的朋友而感到一阵遗憾的刺痛。

 

  “你会来我的床上和我一起睡吗?”铁兽又一次问。

 

  长久以来的第一次,史蒂夫想到了答应他,可他摇了摇头。“不,我的朋友。我不会。”

 

  铁兽开始往门外走去。史蒂夫伸手碰到了他的手臂。金属是那么的冷,而当他触碰到他的时候却像是被灼伤似的缩回了手。“你为什么要问我?”

 

  慢慢地,随着金属的嘎吱声和蒸汽的嘶嘶作响,铁兽转过了身。“你为什么要拒绝我?”

 

  史蒂夫的脸红的发烫。“这是个奇怪的问题,我的朋友。你必须同意这点。”

 

  “如果我像小辣椒那样美,你也会拒绝我吗?”铁兽问。

 

  史蒂夫皱了皱眉。“是的。小辣椒很美,也很可爱,但是我——”他的脸更红了。“我之前只和我的弟弟分享过一张床。而且我不能想象你会需要我赶走你的噩梦。”

 

  “也许,我是的。”铁兽告诉他,抬起了手。冰冷的钢铁手指碰了碰史蒂夫泛红的脸颊。“明天见,史蒂夫。好好休息。”

 

  ***

 

  这天晚上史蒂夫梦见金属的手指在他皮肤上游移。就像汲取了他的体温,它们不再那样冰冷了。

 

  史蒂夫颤抖着醒了过来,尽管房间里依然温暖。他揉了揉眼睛,想要忘记那种触感。他转而试图想起那金属在他的手指下是如何的冰冷,和小辣椒温暖的金属皮肤完全不同。

 

  知道自己暂时不会再睡着,史蒂夫拿出了画板开始作画。当他的眼皮又开始变沉的时候,他只来得及完成了下颚的线条,但他对此很满意,把画板放到了一边。

 

  第二天,他探索了花园,替他遇到的不同花朵写生。他从没见过这么多种类的花!他认出了一些他父亲曾经带回家让他和他母亲绘制的花——但其他的大多数他都从没见过。

 

  它们的香味给了花园一种超尘出世的感觉,让史蒂夫怀疑这座庄园是否和他的父亲和兄弟同处在一个世界。这本是个引人入胜的想法,直到他想起了那些故事,被精灵带走的凡人在几百年后回到了人间,而他们所爱的人都已经死去了。

 

  史蒂夫打了个冷战,把这想法推到一边。

 

  这一天他还发现了马厩。他吃惊的发现马厩里的马都和房子的主人和小辣椒那样有着金属的身体。更让他吃惊的是,他之前并没有见过这间庄园里的全部居民。

 

  “你一定是小辣椒和我提过的那个人。”隆隆的声音从马厩深处传来,正在欣赏着铁青色的史蒂夫几乎被惊得跳起来。“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才会来看看这儿呢。”

 

  那是一个由一种史蒂夫从没见过的闪光的金属做成的大个子男人。他的表情庄重,声音却很快活;他看上去就是小辣椒的大号的男性版本,但用轮在代替了脚。

 

  “我是史蒂夫罗杰斯,”史蒂夫告诉这个金属做的男人。“如果我知道我还没见过庄园里的所有人的话我一定会早点来看你的。”

 

  “你可以叫我霍根,”他告诉史蒂夫。“因为这些轮子我不能经常到庄园里去,不过小辣椒常来看我,这就足够了。”

 

  “很高兴听你这么说。小辣椒是个可爱的女孩儿。”史蒂夫不确定到底该怎么回答。

 

  霍根点了点头。“如果你能有机会见到她还是人类的样子,罗杰斯先生——她的美貌能夺去你的呼吸。当我还是安东尼勋爵的马车夫的时候我从没有太多机会见她——她曾经是那么美。”

 

  “我敢说她现在仍然是。”史蒂夫带着微笑告诉他。

 

  霍根端详了他一会。“也许她是对的,你能成为那个人。好吧,来——让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些马。”

 

  史蒂夫很想知道他所说的“那个人”是什么意思,却又觉得打断霍根太过粗鲁。他告诉自己以后会每天来看望这个人,他现在唯一的陪伴只有小辣椒了——除非你把那些马也算上。

 

  ***

 

  和铁兽的晚餐比平日里更安静,史蒂夫几次想开口问他的朋友发生了什么事却又把问题咽了回去。他没有资格或是权利去刺探——而也许正是他的拒绝刺伤了他的朋友。

 

  他可能把史蒂夫的拒绝他的原因看作是他的外形,而不是由于史蒂夫的不确定——但说实话,他不能想象和一个看上去几乎不像人类的生物睡在一起。不管他有多喜欢他的朋友。

 

  “你能来我的床上和我一起睡吗?”当晚餐结束时,铁兽又一次问。

 

  史蒂夫摇了摇头。“我——不能。请别再问我了。”他抬起手抚摸他的朋友冰冷的钢铁面颊。这种冰冷在片刻之后就消失了。“我不喜欢夜复一夜的拒绝你。”

 

  一只金属的大手覆上了他的手背,史蒂夫能感觉到其中蕴藏的力量。他的朋友想都不用想就能轻而易举地捏碎他的手。他们沉默着,只有蒸汽在哼鸣,而如果史蒂夫仔细听的话,这几乎就像是呼吸声了。

 

  “那么就别拒绝我。”铁兽回答。

 

  “你从没告诉过我你的名字。”史蒂夫抗议道,觉得自己很小气。

 

  铁兽沉默了,齿轮和金属又响了起来,他从史蒂夫身边走开了。“你从没问过。”

 

  ***

 

  史蒂夫断断续续地睡着,只能记得梦里金属转瞬即逝的一瞥。在每段睡眠之间他都会完成一点他前一夜的素描。他让他的手带领着他,思索着他所画的男人是谁。

 

  这一天他在绘画的间隙去拜访了霍根——他给他带去了一张小辣椒的肖像,这个金属做的男人几乎露出了微笑的表情——然后他去了图书馆。他找到了所有他能找到的关于魔法和魔法技师的书,开始一本借一本的读起来。

 

  在晚餐之前他只读完了两本,只能理解其中的一小部分内容。这看上去一点也没能帮到他。

 

  铁兽听完了史蒂夫描述这一天的经历——尽管史蒂夫小心地略去了图书馆的那一段——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你吃晚饭是不是只是为了陪着我,安东尼勋爵?”当史蒂夫再也找不到话题的时候他问。“或者你真的需要吃东西?我从没见过小辣椒吃东西。”

 

  一只铁手重重的拍在餐桌上,让史蒂夫担心这木制的桌子就此变成碎片。“是谁告诉你那个名字的?”他怒吼。

 

  史蒂夫瑟缩了一下,藏起他颤抖的手。“小辣椒和霍根都提到过一位安东尼勋爵。在我的想象里,那只可能是你。”

 

  “你很聪明。现在你可怜我吗?”安东尼咆哮道。

 

  “不,”史蒂夫诚实地告诉他。“我只是发现了我为什么从没问过你的名字。其实我早就知道了。”

 

  “我已经有好几年没被人那么叫过了。如果你一定要用名字称呼我的话,叫我托尼。我既称不上勋爵的头衔,也不配被用教名称呼。”

 

  史蒂夫摇了摇头。“我肯定无论发生了什么,那不完全是你的责任。你救了小辣椒的命。”

 

  托尼发出了一阵近似大笑的空洞的金属声。“我把她困在金属的躯壳里,不让自己落得孤单一人。要不是因为我愚蠢的自大,她和霍根都不至于陷入这样的境地。”

 

  有一瞬间史蒂夫以为这个金属制的男人会说更多,但午夜的钟声敲响了,托尼站起身,他的金属关节发出嘎吱和嘶嘶的声响。

 

  “你能来我的床上和我一起睡吗?”托尼问。

 

  史蒂夫闭上了眼睛。“我——我还不能。我很抱歉。”

 

  托尼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那一夜他又梦见了金属的触摸。

 

  如果他醒着,史蒂夫一定会为在他的朋友面前赤身裸体而脸红,可他却在床单上伸展开四肢。托尼的手指从他的喉咙滑到胸口,格外的光滑和温柔。

 

  史蒂夫向着这触碰弓起身。他从没被这样抚摸过——除了他自己的手——而那种无机质的肌理和温度让他欲火焚身。就像是每一次触碰都能煽起他内心从未被发现的火焰。和莎伦的吻和这比起来完全不值一提。

 

  “为什么拒绝我,史蒂夫?”这声音回响着,史蒂夫若是没有金属的共鸣他的朋友的声音会是什么样的。

 

  “啊——”这是史蒂夫唯一能发出的声音。他想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什么样的魔法;他明白自己是在梦中,如果他醒着他一定会为自己这样不知廉耻的行为而难堪死的。那些金属手指抚按过他的腹部,一寸一寸地接近他那因为他朋友的触碰带来的欢愉而不可自制地起了反应的部位。

 

  “为什么拒绝我?”

 

  “我不知道!”史蒂夫猛地醒来,急促地喘息着。

 

  一开始他不能理解自己为什么是孤身一人。他倒回床上,仍旧气息急促。他的身体依然因为托尼的触碰所带来的欢愉而战栗。

 

  咬住自己的下唇,史蒂夫闭上眼,渴望着金属和蒸汽。

 

  ***

 

  三天三夜过去了,而史蒂夫依然拒绝着托尼,依然做着同一个梦。每一晚,史蒂夫依然咬着下唇渴望他的朋友的触摸。每一晚,他都在他的画上添上几笔,直到第三天晚上,这幅画完成了。

 

  这是一张一个史蒂夫从没见过的英俊男人的肖像。

 

  于是在第四天晚上,史蒂夫下定了决心。

 

  当托尼问:“你会来我的床上和我一起睡吗?”史蒂夫微笑着回答,“我会。”

 

  如果托尼觉得惊讶他并没有显露出来。他带着史蒂夫去了庄园的地窖,穿过几道紧闭的门,走进了一间宽阔的房间。一张有着钢铁床架的大床正摆在房间正中,史蒂夫不由自主地脸红了。

 

  关上门,托尼走向了床边。“来吧,我保证这张床能承受住我们俩的体重。”

 

  史蒂夫知道自己的脸仍旧很红,但他还是朝着床走了过去。

 

  “让我看看你。”当他走到床边的时候托尼提示道。

 

  史蒂夫脱掉衣服,把它们叠好放在床边的扶手椅上,心跳响的犹如锤子击打在金属上一样。史蒂夫想要因为羞耻而躲起来,但他还是躺到了托尼身边。

 

  “真完美。”托尼的金属嗓音低哑着。金属制的手指就像史蒂夫梦里那样滑到了他的胸口。“我以为以不会同意的。”

 

  史蒂夫全部的尴尬也不能阻止他向着托尼那冷的不寻常的触摸弓起身。“托尼,我——”

 

  托尼的金属身体离得实在太近了,有一瞬间,史蒂夫担心自己会被压碎。之后,他脑子里就只剩下冰冷的金属灼伤他赤裸的肌肤的触感了。然后在毯子包裹住他的瞬间,痛苦消失了。“睡吧。”

 

  史蒂夫睡着了。

 

  ***

 

  一切就这样继续了下去。

 

  史蒂夫不再睡在他那俯瞰森林的卧室了,而是搬到了地下的金属大床上。托尼会要求看看他,触摸他的胸膛,却不做除此之外的任何事。

 

  其他事情也在改变着,虽然速度缓慢。托尼开始带着史蒂夫参观他的工作室,向他展示他的发明。有时他也会去画室或是花园拜访史蒂夫。

 

  如果之前史蒂夫把他当做一个朋友,那么他们的友谊发展的更为坚固了——史蒂夫每天在晚餐前都会为托尼读书。托尼看上去再也拿不起一本书了。

 

  有时史蒂夫会觉得自己似乎是让托尼失望了——好像是从他第一次和托尼睡在一起开始,托尼就一直期待着什么,虽然他从未提起。

 

  时间慢慢的到了夏季。

 

  一天晚上托尼解释了一种新型手枪的理念——他不可能设计它了因为他的手不适合精细的工作——史蒂夫突然伤感了起来。“克林特一定会喜欢这样的东西的。”

 

  他从未停止想念他的家人,但通常他会阻止自己去想他失去了他们的陪伴。托尼的铁手在他的发间停住了。“你想念你的家人。”

 

  史蒂夫点了点头。“是的。我喜欢住在你这儿,托尼,但我想念我的父亲和兄弟。”

 

  托尼沉默了许久,当他再次开口时史蒂夫几乎睡着了。“明天我会给你我最快的马和带给你家人的礼物。但是你要在第一场雪落下之前回到我身边。你能向我保证吗?”

 

  史蒂夫坐了起来,看着托尼无表情的脸——它从未流露出过感情,也只有代表眼睛和嘴的几个洞罢了但是——“你允许我去看望他们?”

 

  “我不希望你不开心,史蒂夫。”托尼告诉他。

 

  史蒂夫感激地亲吻了他金属的面颊。“我保证我会在第一场雪前回来。”

 

  一只冰冷的铁手抚上他的脸。“这是我唯一的要求。”

 

  ***

 

  看到史蒂夫回家,他的家人都非常高兴。克林特紧紧地抱着他,威胁永远也不再放他走了。约瑟夫轻拍着儿子的背,留下了泪水。

 

  提比留斯也很高兴——当他看见史蒂夫带给他金子和其他礼物的时候。

 

  虽然因为史蒂夫许诺会回到城堡而不悦,全家人还是因为史蒂夫暂时的归来而激动着。

 

  提比留斯问了许许多多关于“铁兽”的问题,但史蒂夫坚持叫他托尼。有一天他终于发火了,不在回答他哥哥的任何问题除非他能用名字来称呼他的朋友。

 

 “说真的,史蒂夫,你太关心那个怪物了。即使他曾经是个人类,他现在已经不是了,而且这个王国里也不再有魔法技师了,”提比留斯告诉他。“你应该忘掉他,和你的家人待在一起。父亲找到了一个新的合伙人,有了你带回来的那些钱,我们再也不会穷困潦倒了。也许你现在可以考虑你和你的莎伦的事了。”

 

  “我答应了会在第一场雪之前回去,我会的,”史蒂夫严肃地告诉他。但这个想法已经在他的脑子里扎下了根。他告诉自己他只是想知道在自己心里托尼和莎伦是不是同样重要,于是他又重新开始对莎伦献起了殷勤。

 

  她依然像他所记得的那样甜美、活泼,因为能成为他的恋人而高兴万分。

 

  克林特为了哥哥的归来而雀跃,并且因托尼送来的手枪而惊叹不已。他总是恳求史蒂夫告诉他更多那个“发条姑娘”的事和托尼的庄园里的各种奇观。

 

  约瑟夫鼓励史蒂夫追求莎伦,每当史蒂夫谈起托尼他就会皱眉。他从不理会史蒂夫回去的承诺,坚持只用“那个怪物”称呼托尼。

 

  秋天来了,史蒂夫也几次想要离开。但接下来他父亲却病了,而他也不能在莎伦的生日前夕丢下她——于是他一直没有发现时间已经很晚了直到有一天,在送莎伦回家的路上,开始下雪了。

 

  “哦天哪,”史蒂夫低声说,看着落下的雪花。

 

  “史蒂夫?”莎伦碰了碰他的手臂。

 

  “我答应他会在第一场雪之前回去,莎伦,”史蒂夫告诉她。他因为自己忘记了诺言而感到作呕。托尼一定觉得他已经抛弃他了。

 

  莎伦悲伤地笑着,拍了拍他的脸颊。“去找他吧,史蒂夫。我以为我能让你忘了他,可我错了。你总是在谈论他。”

 

  “莎伦,我——”

 

  她摇了摇头,默默地给了他一个吻。“我曾经很爱你,史蒂夫,在你离开之前。但我不再是被你丢下的那个女孩了,而你也不再是当初离开时样子。当我看着你的眼睛的时候我就知道,在你回来之后,你的心已经属于别人了。”她亲吻了他的脸颊并祝他好运。

 

  史蒂夫跑回了家,骑上托尼给他的马。

 

  提比留斯和他的父亲试图阻止他离开。

 

  “他会因为你打破了诺言而惩罚你的,”他的父亲告诉他。

 

  “别犯傻了小弟弟,留下来,”他的哥哥劝说他。

 

  看上去只有克林特站在他这边。“带上我,”他恳求。

 

  “如果一切都好,克林特,我会来接你的。”他在飞驰而去前向他的小弟弟承诺。

 

  ***

 

  当史蒂夫到达的时候整个庄园都是漆黑一片。马厩里,马儿们看上去都很饿而且无人照料——而让史蒂夫惊骇不已的是他发现霍根侧身倒在地上,眼睛昏暗无光。

 

  怎么也弄不醒这个金属制的男人,史蒂夫跑过了被积雪覆盖的庭院,穿过花园,跑进了庄园里。

 

  “小辣椒?托尼?”他疯狂地呼唤着,却没人回答。

 

  “托尼,求你——我知道我打破了诺言。但我并不是有意...”他呼喊着,期待着至少能有个愤怒的回应。

 

  但只有他的声音在这又黑又冷的庄园里回荡着。

 

  史蒂夫猛地跑向地窖和托尼的工作室。他发现小辣椒瘫倒在楼梯上,裸露的齿轮飞快的转动着。

 

  “你—回—回—回—回—来来来—了,”小辣椒断断续续地说。

 

  “托尼在哪,小辣椒?”史蒂夫柔声问,“求你,我知道我——他在哪?”

 

  “工—工作室——,”齿轮转得越来越慢,小辣椒的声音也慢了下来。

 

  他的脸是湿的,手也颤抖着;史蒂夫把小辣椒搬下了楼梯,靠着墙放好。他能搞定这个,他告诉自己。他能找到托尼而他会搞定这个。

 

  但托尼不在工作室。那里有不少托尼一直在着手制作的新发明,残骸和碎片散落在地板上,而史蒂夫的心狂跳了起来。

 

  去卧室的路上他几乎不能用跑的了。如果托尼不在那——他不知道还能去哪找他——但他不会让自己相信托尼已经——

 

  在床的另一边,托尼躺在那里,看上去更像是一堆金属的碎片。史蒂夫急忙穿过房间爬到床上。“托尼,托尼,”他反复呼唤着他的名字,紧紧抓住他朋友的金属肩膀试图让他转向自己。

 

  他终于成功了。“史蒂夫。”

 

  那完全是金属低沉刺耳的摩擦声。

 

  “我在这,托尼。我很抱歉。我很抱歉。”他轻声说。“我并不是有意要破坏诺言的。但我现在在这,我回来了。别这样——无论这是什么。求你——”

 

  “这样更好,”托尼告诉他,抬起一只手。金属颤抖着好像随时会失去控制裂成碎片,但托尼碰到了史蒂夫脸颊。“我能最后再见你一面。这就够了。”

 

  “不这不够,”史蒂夫大喊。“你不能死。我们会——只要告诉我需要做什么我能修好你。求你告诉我!”

 

  “我爱你,”托尼的金属嗓音低声说,他的手垂了下来。

 

  然后就是一片寂静。不是那种史蒂夫熟悉的,有着金属和蒸汽声的安静。这是沉寂的。空洞的。

 

  “不,”史蒂夫恸哭,把头贴在托尼的钢铁胸口。“不。哦天哪,托尼,我爱你。求你别离开我。”

 

  史蒂夫啜泣着,他身下的钢铁之躯却开始颤动起来。后退着,史蒂夫惊骇地看着蒸汽似乎从金属的每一个裂缝和接口处冒出来知道整个身体都被掩藏在了其中。

 

  当雾气散去——托尼已经消失了,在他的位置上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英俊的深色头发的留着胡子胸口上有一块发着光的圆形金属的男人。史蒂夫突然发现他曾经见过这个男人——他画过他。

 

  史蒂夫慢慢地退了回来,困惑,满怀希望又害怕着。“托尼?”

 

  男人的眼睛扇动着睁开了,颜色像石板那样蓝。他慢慢地坐了起来,看着他的手和身体。“我——我变回人类了。”

 

  “托尼?”史蒂夫又轻声说。

 

  男人看向了他,微笑着。“你——你爱我?”

 

  史蒂夫不由自主的微笑着点了点头。“用我全部的身心,托尼。”

 

  很难分辨究竟是谁先开始的,但史蒂夫用手捧住了托尼的脸,吻了他。

 

  托尼在他的身下完全敞开,这一点也不像亲吻莎伦,亲吻詹姆斯,或是亲吻冰冷的金属。当他们分开的时候,他们的额头仍然贴在一起,不能从对方的身上移开目光或者停止触碰彼此。

 

  “你们是想现在就开始计划婚礼还是等到开春?”一个女性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史蒂夫转过头,看见小辣椒——人类样子的小辣椒——微笑着看着他们。

 

  托尼大笑了起来,吻了吻史蒂夫的喉咙。“我想你最好现在就开始。我们已经受够了只能单纯的‘追求’彼此了。你说呢,史蒂夫?”

 

  史蒂夫脸红了,想起那些躺在托尼身边的夜晚,点了点头。“我想我们最好尽快结婚。”

 

  ***

 

  于是他们就这样做了。

 

  约瑟夫和提比留斯拒绝出席,但不管他的父亲怎么想,克林特还是来了,并且宣布他会住下来。令史蒂夫惊讶的是莎伦也来了,不过出现的时候挽着詹姆斯,手指上戴着订婚戒指。史蒂夫真心为他们俩高兴。

 

  在婚礼之后他们在一间俯瞰花园的房间的床上赤裸相对,没有人怀念过金属的触感。

 

  从此他们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评论
热度 ( 13 )
  1. 时光流转不休平成風俗 转载了此文字
    这位大大翻译了好几遍盾铁文,但都没打盾铁Tag看到的人不多,好可惜。

© 平成風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