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me Where Blame is Due

原作:tsukinofaerii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2236

配对:Gen

分级:PG

标签:Civil War

 

 

Pepper已经坐在Tony的病床边太多次了,但她之前从没有说过再见。一般来说,Tony很少在危机过去之前就住进医院,无论结果如何。她当然知道凡事都有第一次。她只是希望这不要同时成为他的最后一次罢了。

 

从他入院开始他就被连在各种管子电线和监视器上,使得他几乎都和这些维持着他生命的机器融为一体了。通常这些技术能让Tony活过来,即使是在经历了各种手术和濒死体验之后,但毫无疑问这回他已经死了,或者太过于接近于死亡以至于这生命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他还活着的唯一原因就是那些机器,但那也维持不了多久了。绝境病毒确保了这一点。

 

一声咳嗽从门那边传来,Pepper抬起头,顿时怒不可遏。<i>他怎么敢?他怎么</i>敢<i>?</i>

 

Steve Rogers,鲜活的,刚才死而复生,正徘徊在Tony私人病房的门口。他仍然穿着他的制服,也许正刚从一次讲述他能够复活是多么的好而注册法案是多么的邪恶的演说中回来。至少他肯脱下他的面罩。如果他是以美国队长的身份,带着爱国者死而复生荣耀走进这个房间,Pepper不觉得她能克制住她的怒火。

 

“我没想到你在这。”他的眼睛停留在Tony身上,因为惊恐而睁大了。这让她感觉很好——她想要他好好地看看他所作的一切。

 

“我还能在哪?”Pepper的手开始因愤怒而颤抖,所以她用双手包裹住Tony的一只手。她几乎能想象出他的手指在她的手边弯曲。但那永远不可能再发生了。“你想要什么?来看你的杰作?”

 

他起了个头,有什么在他身后沙沙作响。“我从没—”

 

“你<i>有</i>。”她的声音抬高了;她根本不需要压低声音。她根本不用担心Tony会被几声叫嚷吵醒。“如果你不是来幸灾乐祸的,那么你为什么来?”

 

“我—我只是想…”他看起来很茫然,就像他不明白她为什么心烦意乱似的。“他为什么带着呼吸机?”

 

Pepper几乎开不了口。“那说明他的大脑连呼吸这样的小事也控制不了了。谁想得到呢?”她甚至不能忍受再看着他稍久一些。如果她不是那么的小心,她知道他会冲上去打他,而媒体永远都不会放过这件事。<i>Stark的前秘书袭击美国队长。</i>换来这样的头条也许是值得的,但事情远不止那样。“接下来就会轮到心脏。然后一切就都会停止了。”

 

他的眼睛里开始出现理解,而Pepper不可抑制的感到一小阵得意。如果他能劳驾在这一切发生之前就来探望,他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了。但是不,美国队长有比探望他快死了的朋友更好的事情去做。“我不知道。”

 

“你应该知道的。这是你的错。”

 

“我甚至都没有——”

 

“你怎么<i>敢</i>!你怎么——”修剪过的指甲在Tony的手上留下了小小的苍白新月形。他甚至一动都没动。“这是!如果你当初能听听他说的或者不要无缘无故的大发脾气或者抓住他给你的一千个机会里的随便哪个,他现在都不会躺在这!”他就站在那,整个都无辜又委屈而Pepper只是不能停止颤抖。所有的那些痛苦,她所经历的,<i>Tony</i>所经历的,而他所做的只是若无其事的走开。“你自称是他的朋友,可<i>一旦</i>事情开始变坏你就在一阵烟雾中啪得消失了!你们都是这样——当你享受着你道德上的胜利和同情的时候他承担着被你遗弃的整个世界,不能足够好到与你相称!而现在他杀了他自己来保护你你却说<i>这不是你的错</i>?”

 

“并不是那样的。”淡黄色的花瓣从他身后飘落到地上。黄玫瑰代表友情。要不是觉得她最后会歇斯底里Pepper已经因为这种暗讽讥笑出声了。“你不知道他做了什么。”

 

“我知道他服从了法案——依照<i>美国人民</i>的意愿。”

 

“法案是错的——”

 

“那你最好该死的用<i>对的</i>方式去斗争!”她知道她必须冷静下来。狂怒并不会给Tony带来任何好处,而且Steve Rogers已经揭示了无理由的愤怒是怎样起反作用的。但叫出来的感觉是那么<i>好</i>,在缄默和强撑了<i>这么久</i>之后……

 

“他那是在夺取权力!那是绝境病毒!”Steve脸上出现了美国队长为人熟知的经典表情—紧咬的下颚和顽固的颜色。毫无疑问他是在说实话。

 

厌恶让她移开了视线。“如果你相信那些,你从来都不是他真正的朋友。”门口的沉寂说明她的话奏效了,而这让她为了Tony而心碎。“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I hope you choke on your victory.”Pepper的眼睛顺着下行的管子移到了Tony的喉咙。如果她足够勇敢,她已经让他的走了,但她自私的希望他至少多留这最后几个小时。“He’s choking on his.”

 

有什么东西嘎吱作响,而当她抬头看的时候已经不再有Steve Rogers的踪影,只有碾碎的花朵被遗留在其中一张桌子上。Pepper叹了口气,让他在他的脑海里消散。心电仪的发出的声音已经开始变得不规律了。那只有微小的区别——只有一直在这听了几天的人才能分辨。比如她。

 

<i>只有几个小时了。</i>

 

等到Steve重新振作起来,一切就都结束了。她会处理那之后的事。Tony最后的时光不会被杀了他的那个人目睹。


评论 ( 1 )
热度 ( 19 )

© 平成風俗 | Powered by LOFTER